当前位置>行业动态>行业要闻

四川杉木树煤矿透水事故获救矿工:在井下吃皮带和泥巴

发布日期:2019/12/20 浏览次数:139

 “在井下实在饿得受不了了,有人吃泥巴,有人吃皮带,我吃的就是皮带。”19日上午,在四川省宜宾市矿山急救医院,杉木树煤矿透水事故中的获救矿工刘贵华接受记者采访,讲述了在井下被困80多小时中的求生细节。

加载中...

  生存状态:吃皮带和泥巴 躺、坐在传送带上

  今年56岁、在煤矿工作36年的刘贵华说,被困的矿工有10名是掘进工、2名打钻工、1名瓦斯检查员。14日当班入井时每人带了一盒盒饭,但第一天盒饭就吃完了。后来两天,井下实在没东西可吃,有人开始吃泥巴和皮带。

  “我割了点皮带吃,嚼着吃,再用水冲下去。”刘贵华说,也有人吃泥巴或煤炭,“他们说煤炭不好吃,泥巴还好吃一些,喝的是井下的管子水和顶板上的漏棚水。”

  “当时准备下班,刚走到斜坡,看到水下来了,赶紧往上走。”刘贵华说,那是一条独头巷道,后来水位一直上涨,他们一直往高处走,最终走到了最高点开始等待。几天时间里,大家或躺或坐在巷道的传送带上。

  幸运的是,水一直没有淹到最高点,水位最高的时候,水线离他们脚下还有七八米远。刘贵华说,几天时间里自己没怎么睡觉,一直观察着水位。“我盯着水要不要上涨,水再上涨,我们就真的活不了了。”

  “我一直相信会有人来救我们。”刘贵华说,在井下曾经有人绝望过,但自己因为在煤矿工作了36年,对井下巷道也熟悉,相信一定会获救。在井下,大家轮流使用矿灯,一直都有光源。

加载中...

  嘴含水管做潜水实验 最后时刻一人游向救援人员

  想回到主巷道,矿工们必须通过一段淹水的区域。53岁的获救矿工易光明告诉记者,大家在井下曾嘴含水管做潜水试验,想游过淹水区域。“但后来发现行不通,因为水太深了,太远了。”

  直到被困三天以后,矿工们终于通过敲击管道联系上了救援人员。刘贵华说:“后来听到外面有人敲管子,我们就回了13声,都感到很激动,他们敲多少声我们就回多少声。”

  18日凌晨2时左右,矿工们在井下已被困80多个小时,救援人员也离他们越来越近,听着水泵抽水的声音,即将获救的矿工们更加激动。但此时抽水速度变慢,他们脚下的水位不再下降,甚至缓慢上升。

  “我们就想告诉他们,水泵不上水了。”刘贵华说,此时瓦斯检察员用笔在纸上写了“不上水”的信息,装进塑料袋。大家又找到4根8米长的PVC塑料管,用塑料管绑上袋子穿过淹水区,将信息送了过去。

  “后来我决定游出去告诉他们机子上(抽)水慢。”刘贵华说,当时的巷道位置他以前经常走,非常熟悉情况,估计距离不远,“我就一口气游出来了,大概有15米左右。”

加载中...

  “我们13个人都没死的话,出去后建个群”

  井下被困几天,独自一人先游出来的刘贵华终于见到了救援人员,那一刻他“非常高兴”。“里头人员怎么样?”“还可以,要加快抽水。”简单的对话后,救援人员加快了抽水速度,几分钟后成功将其他矿工救出。

  刘贵华说,井下被困区域的温度和空气都适合生存,最开始大家精神面貌较好,后来出现头晕,“直到他们通过压风管送来了氧气和药物,好多了。”

  谈及获救时的感受,刘贵华说:“知道外面在救我们,快到了的时候,我没有哭,出来以后特别想哭。”他告诉记者,在井下大家想得最多的是保持体力,有人绝望时就相互鼓励。

  一起在井下被困80多小时,矿工们也在聊获救后的打算。“我们在井下说,13个人都没死的话,出去后建个群,常来常往。”刘贵华说。

  最后谈及家人,刘贵华情绪激动了起来,他想对一直等待的妻子说:“放心,我很好,我在这里(医院)躺着很舒服,没得问题,医院的照顾也特别好。”

文章来源中新网

AG8.com亚游